九静

空城「9」

♢接《空城「8」》
♢今天刚刚赶出来的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  眼前景色模糊,影影约约看见扁鹊的身影,庄周尝试睁大眼睛,但这只是徒劳。他听见流动的水声,好似是扁鹊在配药?
       “你醒了啊。”回头看了庄周一眼,精确的判断出庄周现在醒着。
       他继续道:“这是我最近配的药水。”扁鹊眼神痴迷,如同一个疯子,“等会儿你试试?”
       庄周眼前渐渐清晰,而身体虚弱无力,竟连开口说话去反驳谈判的力气都没有。
       “鲜血的颜色,很不错吧?”庄周的瞳孔映出了扁鹊手中鲜红的药剂。
       他将药剂拿在手中,反射出的眸光直直的看着庄周,使庄周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,然而扁鹊并没有将药剂递向庄周。
       这让他不解,但,“你可别自以为是,这是给你的宠物的。”
       庄周这才开始打量:灰色的房间,许许多多的药剂与材料,却没有发现鲲的蓝色。
       庄周张了张嘴,道:“他在哪?”
       “怎么?还有心思去想你的小宠物?你还不明白你现在的处境么?”扁鹊微微皱眉,有些许不悦。
       “那……”庄周的话噎住了,他发现自己发不了声了。
       灰色的房间没有适宜的阳光,使庄周感到恐惧,仿佛在这看似狭小的空间只留他一人……
       好像……有……什么?啊……是那时候……的……扁鹊目视他晕了过去,低头呢喃:“我不会对你撒谎,但必要的事……”他抿住了嘴,眸光闪烁。

空城「8」

♢接《空城「7」》
♢感谢 @羊子今天吸庄了吗 的催更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  “庄贤者,”扁鹊的语气让庄周缓过神,自觉有些奇怪,“想要你的鲲么?”
       庄周警惕起来,无功不受禄,更别说是这样不知敌友的人。“条件?”
       “用你自己换。”扁鹊语气轻挑,就好似知道他会同意。
       庄周盘算,这笔买卖不可做,谁知他会不会把鲲还我,再说没了鲲我睡不着,就算换了还不和没鲲一样,不值,不值。
       “这笔交易就当白说一般,不换。”
       谁知扁鹊轻蔑一笑,道:“这可由不得你,记得鲲中毒了么?”
       庄周心中了然,“我大可放弃他的性命。”
       “这话说的就不对了,”扁鹊瞧到庄周一震,便继续道:“没了鲲,你睡不着吧。”
       是,的的确确。庄周知道为了他的睡!眠!他不得不答应,但得看看还捞不捞得到好处。
       “那…这空城应该还归我管不是?”
       扁鹊不惧,“城主病危,由我代为管理,不正合我意?”
       庄周深知讨不到好,也就此认了,“我答应你。”说完话后沉眸,极速的思考着。
       扁鹊以鲲的性命为条件要我与他交换,并未对我动手,间接把我锁住。若是皇上必定会要我性命,此表示皇上与扁鹊之间有交易,但这扁鹊到底意欲何为?
       “既然如此,你好好睡一觉吧。”扁鹊的声音忽然响起,不待庄周多想,便被扁鹊一个手刀劈晕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空城「7」

♢接《空城「6」》
♢透剧,可不看,以后会提到
♢介绍扁鹊来到庄周身边的目的,与皇帝的交易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    “皇上,我和你做个交易可否?”只见扁鹊用他的针头对准皇帝的血脉。
        皇帝吓得浑身颤抖,但也未曾输了说话的气势,“什么交易?”
        扁鹊玩味的盯着皇帝,笑道:“倒也没什么,就是听说皇上有根心头刺?”
        “是,都怪那所谓的圣人夺走那属于我的民心,害我处处忌惮。”谈起那心头刺,皇帝的神色十分愤怒,竟连扁鹊的“凶器”也无视。
        “我有办法将他无法出现在民众眼前,帮你除去这刺,只是……”扁鹊故意吊着皇帝的口味,玩味的眼神不止地观察皇帝的神色。
        “只是什么?!”从皇帝的惊喜到纠结十分快速,使扁鹊没有继续逗下去的兴趣。
        “只是需要你将一空城赐给圣人,并让我去辅助圣人。假以时日,圣人便不会出现,皇上认为可好?”
       “这…这,那这空城又该如何处置?”皇帝不肯就此获得这点利益,贪婪地想获得更多。
       “皇上难道不懂有得必有失?这空城就当是给我的谢礼又何妨?”扁鹊似乎不想再与皇帝说话,不耐烦道。
       “这,好!我答应你了!”犹豫再三后,皇帝认为时不再来,咬牙答应。
       扁鹊挑起轻蔑的笑,跳上皇宫的屋顶边走边道:“到时我自己会去那空城,你只需静候消息即可。”

空城「6」

♢接《空城「5」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  一夜未眠,庄周顶着淡淡的黑眼圈,准备去寻找鲲,而另一边的扁鹊则默默地拖着鲲,漫步至书房门口站好。
        “唉,或许我应该和皇上商量商量换个方法。”扁鹊淡淡瞥了一眼中毒的鲲,默默的叹道。  
       蝴蝶飞舞的瞬间,庄周迷迷糊糊的到了门口,他惊了一般的看着鲲青黑的皮肤,但转瞬即逝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是我的宠物。”庄周警告道。
       扁鹊浅笑道:“庄贤者,此城无人敢来,可知为何?”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使庄周轻轻皱眉。
       这是道放出消息一天一夜未有人入住此城?
       扁鹊面不改色,继续道:“这城中虽有圣人庄贤者,却有怪医秦越人,无人会想成为我的试毒之物,自然无人敢来。”
       “怪医虽怪,却也不会随意抓人试毒。”作为圣人的认知使庄周出声反驳。
       是啊,你便是我盯上的试毒之物,我今生唯一感兴趣的人,扁鹊暗暗排腹。再看庄周,浑然不知被人盯上,心中仍想着如何将鲲从扁鹊手中拿回。
       两人心中各想各的,那就让我们回到皇帝册封庄周之前扁鹊与皇上的谈话——

(ps:最近在写作业,更新慢,望谅解。故事我会开始加快节奏。)

四人组团克隆子休,我早就想试试了,子休胜利,还是熟悉的食人鱼。

空城「5」

♢接《空城「4」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  “嗒嗒,嗒嗒”有顺序的脚步声从房屋上传来,未有一点隐瞒,庄周的起床气是很大的,特别是知道别人特意为之。
       “鲲,你……”庄周顿了一下,继续道,“吵醒我是有代价的,说说吧,怎么补偿?”
       “别这么认真,我想你会让我去那怪人住处探探底?”轻挑的彻底,庄周最为讨厌这种人,但他深知鲲的轻挑是种面具,也就随他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呵,你倒是知道我的心思,今晚就去,别拖拖拉拉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知道了,像老妈子似的,烦。”不耐烦的语气使庄周皱起了眉毛。
       鲲悄悄看了庄周一眼,“我随便说说,随便说说。庄周我先走了哈。”
      当晚戌时,鲲便蹲在屋顶,等待扁鹊是否会泄露出此行的秘密,悄悄揭起瓦子,一双轻挑的眸子四处打量,使得扁鹊感到了异常。
        “庄周不行,但这鱼还不错。”扁鹊掂量着。
       他不会察觉了什么吧?不不不,这天下间可没几人比我的功力高,不可能。鲲的这种想法一出现,就被压了下来,同时也更加警惕了。
       殊不知,是他那肆无忌惮的打量使扁鹊占了便宜,但他若能轻易脱身,也就不会像以后那么怕扁鹊了。
       从屋顶的洞中可以看见,扁鹊手中捣鼓着那绿油油一片的“药”,慢慢腾腾地装入针筒。
      只听“哗”的一阵风声,这针筒便命中目标。“你,好毒。”说完这句话后,鲲就倒下不醒,随着扁鹊将他拖入屋中,放在地板上。
        “鱼不能试药。”丢下这句话的扁鹊并没有觉得不妥,速度的睡着了。
       且看另一边,庄周在屋内踱步,算算时间也该回来了,难不成被发现了?不,鲲的武功高强,难道是出去玩了?
       当然,每日趴在鲲本体上睡觉的庄周从来不知道鲲到底愿不愿意让他趴,所以鲲偷偷出去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通常,没了鲲的庄周睡不着觉的,今夜亦是如此。
     

空城「4」

♢接《空城「3」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  次日卯时,庄周从清水阁出发向书房,但庄周尚未了解府中地形,应此……堂堂的圣人迷路了!
       这消息可是个笑料,为了不让鲲有机会嘲笑他,庄周毅然选择自己找路,而此时,庄周的慌张迷茫一点不落的映入扁鹊眸中。
       要不要去帮他?可否现在就能把他带走?问题在扁鹊心中越涨越大,逼得扁鹊必须要有一个明确的答案。
       “可以帮他,但……”扁鹊的喃喃声缓缓变小。
       扁鹊从暗处走出,重新回到大道,往庄周的方向不紧不慢的走去。
       “庄贤者,我们缘分未了,又见面了。”
       庄周愣了一下,随即恢复神态道,“带我去书房,我要交代你些事。”
       又是扁鹊带路,想想昨天的事使人摸不着头脑,但这空城可不能一直闲着。
      书房中,庄周敲了敲桌子,道,“吩咐下去,把空城的大门打开,并宣传出商人店铺租金减半,另外,在城各个方向的最外围布置慕华阁。”
       这是把我当什么用?!扁鹊深知这是跑腿的工作,但府上只有两人,不对,是三人,也就只有自己能光明正大的出府,吩咐下人了。
       “是。”扁鹊默默把怒火熄灭,退出书房。
       等扁鹊的脚步声渐远,庄周便趴在桌上睡着了。对于圣人,睡觉是最快的修炼方法,更别说庄周修炼的是梦境了。

空城「3」

♢接《空城「2」》
♢鲲拟人(ooc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  “鲲,委屈你了。”室中的黑暗淹没了庄周关怀的目光,声线也与平时不同。
       若有外人在场,庄周的声线绝对不会放松下来。为了保持自己面瘫脸的冷冰冰形象,这柔弱的声线会使人不服气,甚至质疑他的实力。
       “这我可管不着,计划怎么样。”鲲慵懒的气息让庄周有些不满。
       “一切正常,不过有个人需盯。”这倒是使鲲惊讶了,天下间除了皇上,还有谁能让赢得全国百姓支持的圣人容得下眼。
       但瞬间,鲲就知道为什么了。“喂,屋顶上的。
听够了就下来吧。”
       不待庄周反应,一抹熟悉的身影就从屋顶上跳了下来。“就不怕我逃跑?”那人反问道。
       看清楚来人的庄周极其平静的来了一句,“你不会的。”庄周顿了顿,继续道,“既然来了,这局就破了。不管你想干什么,肯定与圣上脱不了关系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?”扁鹊自知被识破,但他料定庄周不知他与皇上的交易,“也没什么,就是被皇上叫来阻碍你的发展罢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这棋子啊,并不是都能够束缚的,你说呢?”庄周淡淡的审视扁鹊,想让扁鹊在自己的审视中露出破绽。
       出乎所料的是,扁鹊并没有接下庄周的话,他选择的是离去。
       这让在旁的鲲很不服气,不过庄周撇了一眼,制止了鲲在暴力的路上越行越远。(划掉)
       “庄贤者又不是我,怎知我是什么样的棋子?”临走的扁鹊留下一句无法判断的话,让庄周狠的牙痒痒。

空城「2」

♢接《空城「1」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  “庄贤者,到了。”扁鹊默默地道。庄周这才回神,目光扫向扁鹊又淡淡的收了回去,仿佛从未有过这件事,抬脚进门。
       扁鹊在门外皱了皱眉。这贤者,莫非知道了些什么?
       “越人为何不进?”庄周坐在椅子上敲了敲桌,神色淡然。
       “庄贤者为此城之主,在下自是在门外等候。”声音平静的可怕,让人不寒而栗。但庄周岂是其他人可比的?庄周的脸色沉了下来,缓缓打开图纸。
       图纸上的中心是城主府,四面各有一个城门,居住区与商业区清晰的分布在城中,商业区远远多于居住区,这并不是不利于发展,只是商人的住入时间需要较久才能将商业区填满。但也有大概率会有江湖人士找个店铺当据点,会对庄周的计划有些影响。
       对于这些,庄周也没有在意,他现在正急着去找人呢!
       “如此,你可以退下了。”庄周出门,大步走向清水阁。(注:清水阁是庄周的卧室)
       “贤者大人,你倒是终于来看我了。”只见一名身着浅蓝色服饰的男子,一头蓝色长发,额头的图案醒目,俊美非常。
        “嗒嗒”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从深邃的楼梯上渐渐显现出庄周的身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