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静

空城「5」

♢接《空城「4」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  “嗒嗒,嗒嗒”有顺序的脚步声从房屋上传来,未有一点隐瞒,庄周的起床气是很大的,特别是知道别人特意为之。
       “鲲,你……”庄周顿了一下,继续道,“吵醒我是有代价的,说说吧,怎么补偿?”
       “别这么认真,我想你会让我去那怪人住处探探底?”轻挑的彻底,庄周最为讨厌这种人,但他深知鲲的轻挑是种面具,也就随他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呵,你倒是知道我的心思,今晚就去,别拖拖拉拉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知道了,像老妈子似的,烦。”不耐烦的语气使庄周皱起了眉毛。
       鲲悄悄看了庄周一眼,“我随便说说,随便说说。庄周我先走了哈。”
      当晚戌时,鲲便蹲在屋顶,等待扁鹊是否会泄露出此行的秘密,悄悄揭起瓦子,一双轻挑的眸子四处打量,使得扁鹊感到了异常。
        “庄周不行,但这鱼还不错。”扁鹊掂量着。
       他不会察觉了什么吧?不不不,这天下间可没几人比我的功力高,不可能。鲲的这种想法一出现,就被压了下来,同时也更加警惕了。
       殊不知,是他那肆无忌惮的打量使扁鹊占了便宜,但他若能轻易脱身,也就不会像以后那么怕扁鹊了。
       从屋顶的洞中可以看见,扁鹊手中捣鼓着那绿油油一片的“药”,慢慢腾腾地装入针筒。
      只听“哗”的一阵风声,这针筒便命中目标。“你,好毒。”说完这句话后,鲲就倒下不醒,随着扁鹊将他拖入屋中,放在地板上。
        “鱼不能试药。”丢下这句话的扁鹊并没有觉得不妥,速度的睡着了。
       且看另一边,庄周在屋内踱步,算算时间也该回来了,难不成被发现了?不,鲲的武功高强,难道是出去玩了?
       当然,每日趴在鲲本体上睡觉的庄周从来不知道鲲到底愿不愿意让他趴,所以鲲偷偷出去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通常,没了鲲的庄周睡不着觉的,今夜亦是如此。
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9)